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仙侠 > 身陷修罗场,男主把我摁在怀里亲

更新时间:2024-02-04 10:09:46

身陷修罗场,男主把我摁在怀里亲 连载中

身陷修罗场,男主把我摁在怀里亲

来源:阅文作者:一千万分类:仙侠主角:沈青禾,萧尘

一千万真的很会仙侠风格的文章,《身陷修罗场,男主把我摁在怀里亲》看的小编很过瘾。其中内容创意满满,沈青禾萧尘的人设很吸睛,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成亲前夕,晏长生带回一个少女,当众毁婚。沈青禾方知晏长生是书中的疯批男主,少女是万人迷女主。而她是早死炮灰,姐姐更是人人喊打的恶毒女配。Tui,剧情就特么离谱!觉醒后,沈青禾忙修炼,护姐姐。偏她抢了女主气运而不自知,招惹了几个疯批男主,个个对她强取豪夺。本以为东方无涯算正常的,谁知这位更疯,竟夺了天帝之位,还强娶她为天后!...展开

《身陷修罗场,男主把我摁在怀里亲》章节试读:

沈青禾不耐烦听南笙哭诉:“既然你觉得自己有错,那你不妨一剑抹了脖子,为自己赎罪!”

“青禾,你怎能如此恶毒?”晏长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。

沈青禾回头看一眼晏长生,“那不如我刺她一剑,为我爹报仇如何?”

南笙一听这话,鹿眼盈满泪水,惊惶地看向晏长生。

晏长生下意识把南笙挡在自己身后,“你有什么怨恨冲我来,是我刺伤师尊,此事和笙儿无关。”

“那行,我刺你一剑,从此我们两清!”沈青禾折回室内,取了一把剑。

南笙见状,忙把晏长生护在自己身后:“沈姑娘,你讲点道理。长生哥哥不是故意伤害沈长老,你这样是非黑白不分——”

沈青禾懒得听南笙废话,举剑便刺向南笙。

晏长生忙抱起南笙,躲过沈青禾这一剑,他袖口一挥,掌风扫向沈青禾。

沈青禾身子本就虚弱,她提起这把剑已经用尽了力气,哪还经得起晏长生这一击?

她手中长剑脱手,人也栽倒在地,心口血气翻涌,姿态有些狼狈。

“对不住师尊的人是我,笙儿是无辜的。你若敢伤她一根发丝,我绝不饶你!”晏长生撂下这句狠话,搂着南笙的纤腰,御剑而去。

沈青禾力竭,胸口一阵绞痛,吐出一大口血。

倒地的一瞬,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。她自嘲一笑,恍惚间想起,在书中今日便是她的死忌。

如果今日注定是她的死期,她要如何才能救父亲,救沈之瑶?

是了,父亲受了重伤,她还不能死,她得救父亲,父亲此刻一定在药楼。

即便是爬,她也要爬到药楼。

最后她凭借着一股坚定的信念,艰难起身,跌跌撞撞去到药楼。

偏偏天极宗最厉害的黄药修也告诉她,沈长老伤得太重,他无能为力。

“青禾,不如你去碧霄楼求无涯君,若他愿意出手,沈长老定有救。”

约莫半个时辰后,黄药修送沈青禾与沈卓到碧霄楼外。

只可惜碧霄楼设了结界,沈青禾这个病秧子根本进不去。

东方无涯乃书中疯批男主之一,她本该远离这号人物,但为了救爹爹,她顾不了许多。

她跪在碧霄楼外,对东方无涯说了一番溢美之语,可惜那人没有一点回应。

她本就身子弱,随时都可能倒下,仅凭着一股不甘认命的劲儿在支撑。

“若无涯君愿意救我爹,我将做牛做马,报答无涯君的救命之恩。无涯君以后如果遇到真命天女,我、我会帮无涯君追妻!”沈青禾诱之以利。

这位也是男主之一,将来终有一日会为南笙发狂,如果那时她还活着,东方无涯总有用得着她的时候。

碧霄楼内,身着红衣的男人慵懒地斜靠在椅榻上,像是没骨头的人一般,正百无聊赖地看书。

男人骨相优越,桃花眼深邃幽暗,鼻梁高挺如峰,肤白仿若冷玉,在红衣的衬托下更显风骨。

沈青禾这番话让他嗤笑一声,一双桃花眼潋滟如春,勾人得紧。

他看起来很缺女人么,需要她这个病秧子帮忙追妻?

他以神识扫视沈氏父女,轻啧一声。沈氏父女倒是凄惨,一个伤势很重,一个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。

沈卓伤势虽重,但还能等。沈青禾却不一样,这个女人分明已在鬼门关徘徊。

沈青禾没理由不知自己是强弩之末,竟敢脸不红、心不跳地糊弄他。

东方无涯特意等了半个时辰,发现沈青禾的生命力超乎他意料的顽强,这倒是勾起了他的一点兴趣。

他终还是把沈卓带进碧霄楼。

沈青禾没能进碧霄楼,昏昏沉沉地等在外面。

直到天色黑沉,东方无涯终于为沈卓疗伤完毕。

沈卓醒后心心念念的仍是沈青禾。

东方无涯不想理会沈卓,沈卓却抓紧他的衣袖不撒手:“青禾阳寿将尽,无涯,你救救她!”

东方无涯手上灵宝无数,手上有不少极品灵丹,只要他愿意,一定能救青禾。他很快会沉睡,自己这一睡也不知能不能再醒。

他不担心还在外历练的之遥,因为之遥有修炼天赋,此次历炼归来离结丹也不远了,届时之瑶便是金丹期修士。

他此刻放不下的只有青禾。

他只怕自己一觉睡醒,青禾已经殁了。

“我为何要救她?”东方无涯动作优雅地把自己的袖子从沈卓手中扯出来。

沈卓却蛮横地再揪住他的袖口:“你救她,我答应你一个要求,只要我能做到!”

东方无涯心道沈家父女一个德行,就喜欢空口白话瞎许诺。

“你自顾不暇,最起码需要沉睡十年才能醒来,能为我办什么事?”东方无涯再把自己的袖口从沈卓手中扯出来。

沈卓想了想,突然目光灼灼地看着东方无涯。

东方无涯被沈长老看得头皮发麻,他立刻拉拢自己的衣襟,不露半分春色:“你休想打我的主意!!”

沈卓凑近东方无涯左看右看,越看越觉得这人长得人间绝色。

“你若救青禾,我让她以身相许,报答你的救命之恩!”沈卓语出惊人。

东方无涯无声冷笑,一点也不意外沈卓这个慈父有此大逆不道的想法。

“以免沈青禾赖上我,我还是不救了。”东方无涯以神识扫一眼外面的少女,只见她双目微阖,像是随时断气。

距离他救沈卓之前又过了两个时辰,沈青禾竟还没死。明明早在三个时辰之前她就只剩下一口气吊着,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?

“我们家青禾可好了,是长生那小子没眼光。我说真的,青禾其实长得很好看,因为她长得像她娘,只是她那道胎记长错了位置。想当年我对她娘一见钟情……”

东方无涯神色木然地听沈卓再次提起他在凡间的艳遇,自己却对沈青禾没什么印象。

沈青禾的大名倒是如雷贯耳,无非就是因为痴恋晏长生而闻名天极宗。

沈青禾对晏长生那样的庸脂俗粉都能动心,若看到他这张脸还不得对他以身相许?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