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言情 > 全网黑后大佬靠玄学综艺爆红封神

更新时间:2024-02-08 22:11:13

全网黑后大佬靠玄学综艺爆红封神 连载中

全网黑后大佬靠玄学综艺爆红封神

来源:阅文作者:咪唐分类:言情主角:言昭,沈时哲

《全网黑后大佬靠玄学综艺爆红封神》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,整个故事脉络非常的清晰明了,让人读过之后久久不能忘记。言昭沈时哲等人的形象和经历更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《全网黑后大佬靠玄学综艺爆红封神》内容是:玄门之主言昭一睁眼,变成娱乐圈被全网喷的黑红女星,被公司扔到一档劳什子玄学综艺自生自灭。在玄学综艺里直播连线,秘地探险?既可积累功德早日飞升,又能振兴玄学,言昭勾唇,正合她意。--《玄妙之门》是全新首创的玄学真人秀节目,邀请各位身怀异术之士同台竞技,旨在将传统文化推到幕前。...展开

《全网黑后大佬靠玄学综艺爆红封神》章节试读:

唰——

身着白大褂,温润清俊的男人戴着医用口罩拉开隔帘走了进来,小护士端着摆放着各类用具的托盘跟在后面。

二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头发花白、面容慈祥的老奶奶。

随着三人进入,隔帘内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,甚至无端有些阴冷。

言昭若有所感,淡淡抬眸看了过去,目光跟老人两两相对。

“……”

言昭仅是轻轻挑了下眉,神色如常,极为淡定,而老太太却不太淡定了。

老人家不可置信地飘到床的护栏边,指了指自己,目露惊喜和希冀:“小姑娘,你看得到我?”

言昭微微颔首。

留意到她的动作,刚进来的男人愣了一下:“你醒了,有任何不舒服或者想呕吐的感觉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男人走到病床旁,等小护士把托盘放在台柜上,又摇起了床的上半段,让言昭呈靠坐的姿势,温声解释病情。

“你后脑有伤口,不过不用担心,只是皮外伤。但是需要缝合,可能有点痛,稍微忍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言昭不甚在意地点头,目光继续落在护栏边的老太太脸上。

正所谓世有三界,各司其职。仙上天庭,人居尘世,鬼入地府。天地有法则约束,人鬼仙各有归属,不可越界,否则于人于己都有弊端。

地府有生死簿,一旦人阳寿已尽化为亡魂,便会自动出现在鬼差的勾魂书上,地府差使,比如最为人熟知的黑白无常,便会勾阴魂入地府,保证人间无恙。

但毕竟魂多差少,人力不足的情况下,总免不了有些漏网之鱼滞留阳间。留在阳间的亡魂往往是心有执念之人,若无执念,会随着时间自行消散,但执念过甚,又会容易化为厉鬼,害人性命。

身为玄门之人,路边的孤魂野鬼总是要顺手收一收的。

不过,她看这位老人眉目柔和,面容慈祥,生前是良善福禄之人,生活康乐,寿满而终,不知为何不去地府投个好胎,要在阳间徘徊?

她手指微不可见地动了下,忍住见到阴魂就想要顺手扔进鬼门的冲动。

尊老爱幼,还是等缝完针,她单独拎这位老人家出去聊聊人生,然后再送入地府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

沈时哲双手戴上医用橡胶手套,目光静静地从言昭渗血的后脑,扫过她的面庞,落在她身上。

这个叫言昭的女生静静地靠坐在病床上,黑发如瀑,青丝柔顺地披散在肩头。

清冽的双眼深邃沉静,黑瞳内碎光流转,像是蕴含着历经百年的古老星辰,琼鼻朱唇,肌肤如瓷,有种飘渺神圣,令人望而生畏之感。

不似凡人,反像仙人。

饶是从不关注娱乐八卦的沈时哲,心里也不由划过一个念头:看起来,似乎跟小护士描述中那个讨人厌的形象不太相符。

一旁端着托盘同样正在经受美颜暴击的小护士内心OS:巧了,我也这么觉得…这个颜配上这个气质,真的杀我啊!!!

缝合的过程中,言昭全程表现极为淡定,除了偶尔略有蹙眉外,神情平静,一声不吭,仿若后脑的穿针引线于她而言如同无感一般。

沈时哲不禁对她更为侧目,快速地缝合完,他摘下手套和口罩,声音柔和几分:“好了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言昭抬起双眸,看向这名气场温和沉稳的医生,目光触及他的面容时微微一顿,挑了挑眉,心中了然。

眼下泛青,阳气薄弱,月角低陷,印堂暗沉。

刚才戴着口罩没看全,现在看到脸,她知道这位老人家为何要在阳间迟迟不肯离去了。

被她直勾勾地盯着,眼神还颇为意味深长,沈时哲不由摸了摸脸:“怎么了,伤口疼?还是…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?”

言昭摇头,反而询问起与病情无关的话题:“你近期有血亲离世?”

沈时哲愣了愣,有些困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他的祖母上个月寿满离世,虽然亲人逝去悲伤不舍,但好在老人家是在睡梦中静静离去,走的时候很安详,没受什么罪,在民间被视为喜丧,叫人又好接受几分。

“看到的。”二人亲缘宫相合,是为血亲。

她瞥了眼扒着床栏眼巴巴地瞅着她,目光充满恳求的老太太,目光又落回男人的眉心处,素指曲起,随意地敲了敲床沿:“你...命宫还挺黑的。”

“嗯?”沈时哲刚才侧过脸咳嗽了几声,没太听清:“你说什么黑?”

“命宫。”

言昭见他神色迷惑,想到常人也许不太理解玄学概念,普及解释。

“在相面术中,人的面部,分为十二宫。山根之上,两眉之间的位置,称为命宫。

命宫气色发黑,意味着将有血光之灾。黑色愈浓,灾祸愈重,身亡愈快。”

她虚手点了点沈时哲的眉心处,手指又轻轻向下移动,自下而上画了条直线。

“你不仅命宫气色浓黑,正下方相连的疾厄宫,也就是你的山根处,仍有黑气向上弥漫,如细流汇海注入命宫,是为大凶。”

“黑气充盈之时,就是身亡之际。”她微掐手指:“三日内,你必有血光之灾。”

“……”

沈时哲听着她的一番论断,看向她的眼神从最初的困惑不解,到惊讶意外,再到最后的恍然。

他转头看向身旁听得云里雾里目瞪口呆的小护士:“这床病人的脑部CT再拿给我看下,然后麻烦你去叫精神科的孙医生过来一趟。”

“不用了,我没病。”

言昭的目光微转,在小护士的脸上扫过:“你的命宫也有黑气萦绕,与他受同一灾祸牵连。不过黑气较淡,不及他严重,只会受些轻伤,倒是不至于丧命。”

“??!!”

小护士又惊又怒,当场就急了:“你在胡说什么呢?亏我刚才还觉得你跟传闻不一样,现在看来,都是真的,你总说这种讨人厌疯疯癫癫的话,怪不得会被全网黑!”

言昭挑挑眉,淡笑一声,无甚过多解释的兴致,语气散漫地结束这场对话:“三日后远离工作场所,即可避免血光之灾,我言尽于此,信不信由你们。”

“……”

沈时哲静静地看着言昭,默了十秒。

他扭头向身边的小护士道:“病人没什么问题,可以出院了,三天后来找我拆线即可。后面的缴费手续麻烦你带她去处理一下,我先去看下一床病人,多谢!”

人是美的,奈何是个傻的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