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言情 >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知青小姨

更新时间:2024-02-08 22:11:54

穿成年代文女主的知青小姨 连载中

穿成年代文女主的知青小姨

来源:阅文作者:呆呆年分类:言情主角:张云溪,赵墨

《穿成年代文女主的知青小姨》中的张云溪赵墨是主要人物,随着故事的不断发展,读者很容易被故事情节和人物情绪吸引,读起来代入感很强,故事非常的饱满,《穿成年代文女主的知青小姨》讲述的是:张云溪看了一本年代文。女主是她恩人赵墨。但女主除了小时候经历和赵墨一模一样,后续情节完全失控,把女企业家改写成虐文娇妻。张云溪气得大骂作者三千字。一觉醒来,直接穿越,还成为了赵墨的小姨。张云溪毫不犹豫收拾包袱下乡来到赵家大队当知青。杜绝赵墨成为虐文女主的可能性!也让她有一个美好童年。...展开

《穿成年代文女主的知青小姨》章节试读:

“谢谢小姨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张云溪还挺不好意思,她现在手里就剩下三十多块钱,压根没法给赵墨什么。

赵墨害怕后妈打人,赶紧回去干活去了,回去之前找了一片叶子,把糖吐出来,包好,再藏起来,又到河边漱口。

可心疼死她了,嘴里甜味儿都没了,她第一次吃糖呢。

回到家,院里袁桂香掰着花生,叫赵墨过来。

赵墨小碎步过去。

距离袁桂香很近的时候,被她一把扯过去,“你小姨有没有给你什么?”

赵墨摇头。

袁桂香拍了拍她身上衣服,又掰开她的嘴,“没用,你个赔钱货,连你小姨都不喜欢你,你那小姨瞧着就不是好姑娘,妖里妖气的,回头肯定勾搭男人,像你那早死的妈,一样的贱!”

“我得捡柴去了,还得挖野菜。”赵墨提醒她。

袁桂香冷哼一声,吊梢眼斜睨着她,“算你识相,你没妈,都是我带大的,对你最好的人是谁,还不是我!”

赵墨不吭声。

“就知道你这倔嘴葫芦,一棍子下去闷不出个屁来,赶紧干活去。”袁桂香把花生掰开,花生粒丢到簸箕里,准备过阵子榨油。

赵家大队可是十里八乡最好的大队,有打谷机,榨油机,拖拉机!

小学都有。

袁桂香才不打算给赵墨读,女孩子读书,浪费钱。

但她跟他前头老公生的孩子,现在已经九岁了,该读书了!

得想想办法说服赵墨她爹。

赵墨出门之后,又绕了一圈,来到河边的石墩子那找出她的树叶,掰开之后,继续吃糖。

好甜。

背着箩筐上山的赵墨从没那么高兴过。

小姨真好。

赵墨想了想,脚步一拐,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*

在知青宿舍的张云溪把被子套好,又整理其他东西。

知青宿舍床五张。

但柜子只有两个,都被两个知青放在床边了,看来是属于她们自己的。

原主最值钱的,就是热水壶和手电筒。

这可是需要工业券才能买的东西。

除此之外,冬装一件外套,毛衣一件,长袖两件,两条棉裤,夏装倒是有三套,还有一件碎花衬衫,一个军用挎包。

军用挎包是原主老师奖励她的,希望她毕业之后,能通过考试,进入大厂子干活。

但老师应该也没想到,她期待的小孩,会被亲戚逼的走投无路。

纵观原主十八年,被懦弱的父母嫌弃不是男孩,为此,一直在帮大伯家干活,哪怕读到了高中,也被指指点点,张云溪心疼这个小姑娘,希望她和她姐姐,一起去美好的世界,成为快乐无忧的小孩。

哎。

张云溪叹气。

她们两姐妹可太难了。

“呀,你就是新来的知青吧。”

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张云溪扭头,扎着两根粗麻花辫,穿着土布衣裳,卷起裤腿的小姑娘正对着她笑。

“对,同志你好。”

“你好,我叫邓大美,往后咱们都是一个宿舍的,叫我大美就行。”邓大美笑起来脸颊边上有两个可爱的小梨涡,梳着大光明,脑门显得有点大,但非常阳光。

“行,我叫张云溪,叫我小溪就好。”

“成,你新来的,我带你看看我们灶房。”邓大美让她出来。

张云溪紧随其后。

邓大美跟她距离近她,打量着她的脸,惊叹道:“你可真漂亮。”

“这有什么的,又不当饭吃。”张云溪觉得这张脸在现代包装包装,当个网红轻轻松松。

但现在的人,追求的更多的还是温饱。

发挥作用不大。

“咋能那么说呢,我们瞧着多高兴啊。”邓大美道。

张云溪被她逗笑。

邓大美继续问:“你什么学历的?”

“高中。”

“哎呀妈呀,你咋不进文工团,你这脸蛋身段,最适合文工团了。”

“不会唱歌跳舞。”

“那真可惜。”邓大美摇摇头,也来到了灶房,“你下乡应该带了碗筷吧?”

“带了。”

吃饭的东西呢。

怎么能不带。

“这有一个橱柜,之后你就把碗筷搁这,和我以及何小小的碗筷放一块,上面这层是汤盆和碟子,是前头知青给我们留下的,都是好同志。”邓大美关上木橱柜,又跟她介绍灶台,“我们这就一个铁锅,是知青办让村里建知青宿舍的时候给的,我们做饭和以及烧热水,都在这锅里,柴火的话,一周一担子,做饭之后我们三个轮流,东西也有定量,今天中午我们请你吃,下午你可就得去跟会计大叔说一下,让他给你支点粮食。”

她一个知青,可不敢穷大方,她压力还大着呢。

“好,谢谢你。”

“没啥,你也甭客气,咱们知青在村里不受待见,就得扭成一股绳。”邓大美从缸里舀水下锅,问张云溪:“会烧火不?”

“……不会。”

她是孤儿没错。

但被上辈子的赵墨资助之后,她其实过得蛮好的。

“来,我教你。”邓大美坐在小马扎面前,拿了火柴点燃,手往后一掏,抓了一把树枝,“首先要让火燃起来,火点着后,慢慢加树枝或者小柴,火生旺后可以加一些木头,不能一次性添加太多,容易熄火和呛烟,假如要烧水,我们家加些耐烧的木头,就不用经常加柴,懂不?”

“懂。”

这还是很好操作的。

张云溪直接上手添柴,同时把里面的树枝散了散。

“可以可以。”邓大美舀米添水下锅蒸饭,“菜的话,我们知青宿舍背后有自留地,之后我教你种菜,你提前吃的菜,要兑换成粮食折现给我和何小小,往后你自个喜欢吃什么,自己去买。”

“好。”张云溪鼓捣着细柴好奇问:“何小小呢?”

“她啊。”

邓大美撇撇嘴,“有钱,跟村民兑换鸡蛋去了。”

“哦,这样。”

张云溪看她们两个的床就能看出来她们不友好,现在听着邓大美语气更是如此。

“我煮个鸡蛋。”何小小进来,往锅里放入两个鸡蛋。

张云溪瞪大眼。

不是叫何小小吗?

这短发,优越侧脸,大长腿,帅炸了!

名字和本人太不搭了吧。

何小小看向她,清冷眉眼不带多余感情,“同志你好,我叫何小小,叫我何姐就行。”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