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言情 > 宠妾灭妻?王爷他演戏上瘾了

更新时间:2024-02-08 22:12:21

宠妾灭妻?王爷他演戏上瘾了 连载中

宠妾灭妻?王爷他演戏上瘾了

来源:掌读作者:凝汩汩分类:言情主角:沈落溪,苍云瑄

看过凝汩汩的《宠妾灭妻?王爷他演戏上瘾了》总是不自觉地被沈落溪苍云瑄的故事所吸引,然后莫名其妙情绪上开始产生波动,喜欢言情风格小说朋友可以阅读,下面是《宠妾灭妻?王爷他演戏上瘾了》内容:一朝重生,天才医女沈落溪成了个丑肥圆,睁眼竟要被强行休妻?沈落溪:“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啊?”妾室上门?一脚踹出玄武门!恶奴挑衅?发配边关去卖肾!嚣张王爷?一封休书滚滚滚!苍云瑄:“媳妇,我在演戏啊,演戏啊!”沈落溪:“宠妾灭妻,我看你这戏演上瘾了,那我也演出戏,把你给扫地出门了吧~”...展开

《宠妾灭妻?王爷他演戏上瘾了》章节试读:

翌日一早。

瑄王府外锣鼓喧天,喜气洋洋。

苍云瑄与宁嫣然携手走进喜堂,看上去郎才女貌,一对璧人。

“王爷同侧妃好生般配啊。”

“若不是那沈家丑女坏事,宁小姐才该是瑄王正妃才是,她虽说身份低微,却是京城第一美人!”

听着宾客们的议论,宁嫣然眼中闪过一丝自得。

环顾一圈四周没看见沈落溪,她眼底讥诮更深。

她可是让丫鬟去请了沈落溪的,她现下没来,怕是自知丢脸,不好意思出现了吧?

可此时,却有一道着真红大袖,头戴花凤犀冠的倩影款款而来。

她通身贵气逼人,半张脸被珠帘遮住,只露出魅惑众生的眼眸,衣衫宽大,将身上的肥肉遮得颇为严实。

苍云瑄的手顿时一僵,而宁嫣然则是不敢置信的瞪着来人!

宾客们也愣住了,纷纷低声交头接耳:“瞧这人通身的贵气,还在新人之后姗姗来迟,莫不是宫中哪位主子?”

“这戴着珠帘也瞧不见样貌,但只看气质,也定然是出身高贵的美人呐!“

沈落溪听着那些话,唇角扯起一丝戏谑的笑。

“今日本是王爷纳妾的大好日子,臣妾本该早些,奈何身子不适,这才起晚了。”

她走到苍云瑄面前,语气温婉:“王爷可莫要怪罪臣妾。”

“这,这真是沈落溪?!”

宾客们一脸见了鬼的模样:“不是说沈家那丑女满脸毒疮,丑陋粗鄙,跋扈逼人吗?怎么可能这副谪仙下凡的样子?!”

“可能真是呢?你看她还带着珠帘呢……怕就是为了遮丑的。”

宁嫣然慌了神,全然没想到沈落溪会这样出现!

她强忍恨意,拉住沈落溪的手:“姐姐身子不适,怎能如此操劳呢?不若早些回去休息吧,若是在我与王爷的婚礼上出了事,妹妹可就成了罪人了。”

沈落溪背对着宾客,似笑非笑看着她做了个口型:“怎么?不是你特意请我吗?”

而苍云瑄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!

他压底声音在她耳边冷冷道:“谁让你过来的?回冷苑去!若是闹出乱子,本王定不饶你!”

他一开始对这女人还有几分可怜,但是她一而再再而三设计他,还挑衅他的底线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“当然是王爷的好侧妃请我来的。”

沈落溪勾唇一笑,反握住了宁嫣然的手。

“臣妾知道王爷体谅臣妾,不忍臣妾操劳,但为王爷多多纳妾,开枝散叶,不是臣妾的本分吗?”

她脸上笑容和悦,眼底却含着几分讥诮:“妹妹是王爷的妾室,我这个做主母的,哪怕身子不适,也少不得要为她主持过门礼,喝她一口茶才是,不然别人还以为,咱们瑄王府不知规矩呢。”

参加婚宴的无不是高官贵胄,最是讲究礼数,闻言倒是很赞同沈落溪的说法。

一位叔辈的老王爷更是冲苍云瑄道:“云瑄,难得你这正妃这样懂事,你倒是有福气的。”

宁嫣然的脸越来越白。

侧妃在正妃面前也不过是妾,可若不是这贱人,她怎会是妾!

苍云瑄深深看了沈落溪一眼,面无表情松开宁嫣然的手,走到了她身侧。

这女人,变得让他越发看不透了。

分明从前跋扈蠢笨,现在竟然还有了些心计?

与正妻的婚礼不同,侧妃过门,可不需要拜天地高堂,只需给夫君和主母敬茶。

宁嫣然强忍下恨意,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下,接过茶递给沈落溪:“请姐姐喝茶。”

可沈落溪伸手时,她却故意想将滚烫的茶水泼在她手上。

沈落溪并没有收回手,反而稳住她的手,死死将她掌心按在滚烫的杯壁上。

“妹妹怎么连个杯子也端不好?”

她满脸和善道:“现下你嫁进来,我自会好好关照你,你可要懂事知礼,好好服侍我和王爷。”

看见宁嫣然被烫得双手颤抖,她心满意足接了杯子,悠悠开口:“这绿茶,可真不错。”

不少人注意到了这段小插曲,纷纷感叹相府的嫡女到底比小家子气的侧妃强,那敬茶连个茶碗都端不住,实在不像话。

礼成之后,沈落溪也不久留,转身径直离开。

宾客们也识趣,纷纷告退。

待众人离开,宁嫣然才楚楚可怜抓住苍云瑄衣袖,不经意露出自己被烫出水泡的掌心:“王爷,我并未做错什么,为何姐姐一定要这样对我?”

苍云瑄却是冷冷开口:“她如何对你了?”

宁嫣然一愣,男人满含警告的目光却落在她身上:“身为侧妃,在本王面前妄议正妃不是,这便是你宁家的规矩?”

她脸色顿时煞白,慌忙解释:“王爷,臣妾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”

苍云瑄冷声打断她:“本王不希望再有第二次。”

语罢,他直接甩开她转身离去。

后宅的麻烦他没心思插手,但是非他尚能分辨,在他面前玩这种把戏,未免太看轻他了。

宁嫣然看见他这副模样,狠狠咬紧牙关,眼中闪过一抹寒意。

苍云瑄,莫不是对那贱人就这么上了心?!

而沈落溪回到自己院中,将昨天调配的药膏涂在脸上。

那毒疮的面积已经小了许多,不再那样狰狞可怖,相信不久便能好全。

至于和离的事情,沈落溪也不急。

她只要慢慢折腾苍云瑄和他的小心肝,他总会受不了想赶走她。

鼓捣完自己的脸,沈落溪刚想歇一歇,贴身丫鬟雪玉却匆匆跑了进来。

“小姐……不,王妃!相府那边来人传信,说是大少的腿连日的疼,想让您请王府的名医去看看。”

沈落溪忍不住握紧了拳。

说起来,原主大哥的腿受伤,还是因着原主想要去拦下苍云瑄的马车,为了救下妹妹,才会被马踩断了腿。

而苍云瑄的身子一向不太好,皇帝深爱这个儿子,整个景朝的名医都像是生了根一般待在这。

“我回去看,不用什么名医。”

沈落溪换了身轻便的打扮,径直出门。

景朝的名医,怎么可能比得过她中西合璧的医术?

雪玉欲言又止,小姐什么时候会医术了?

马车很快赶回相府,沈落溪本要直接去哥哥房里,却听着前院一阵骚动。

她走过去,便远远瞧着大哥未过门的妻子陆湘云被陆夫人拽着,跪在她父母面前。

“沈大人,沈夫人,不是我们陆家出尔反尔,我儿若是嫁给大公子,这辈子便也算是废了啊!”

陆夫人躺在门口撒泼打滚,痛哭流涕:“反正这婚约也是沈陆两家的,让湘云嫁给二公子,咱们两家依旧是儿女亲家,有何不可?”

陆湘云脸色惨白的站在她身旁啜泣,手腕隐隐有伤痕露出。

沈家二哥沈挥墨憋红了脸,强忍怒意:“伯母,大哥和湘云姐感情甚笃,我怎能娶她!”

“二公子,小孩子家家的,婚姻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哪来的感情甚笃?”

陆夫人不依不饶,躺在地上嚎啕大哭:“大公子双腿废了,今后恐怕连个子嗣都留不了,我苦命的孩儿日后谁来护着啊……”

沈挥墨听她说自己大哥废了,拳头都握得青筋暴起,却不好顶撞长辈,只能咬牙看向闻讯赶来的父母。

沈相明显有些犹豫,而向来耳根子的沈夫人听着陆夫人的哭诉,却已经动摇。

换做是她,要将掌上明珠嫁给双腿残废的男子,心里也疼啊!

她艰难开口:“陆夫人,此事,我们相府答应了。”

沈挥墨的拳头捏得咔哒作响,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:“娘,我们不答应!”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