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都市 > 官途本色

更新时间:2024-02-08 22:12:21

官途本色 已完结

官途本色

来源:网易作者:春潮分类:都市主角:方子文,郁芊芊

《官途本色》每一章节内容环环相扣,起承转合的部分也很好,方子文郁芊芊的故事线非常清晰,情感动线明显,春潮这一点做得很好,《官途本色》主要讲述的是:底层小职员被陷害跌入低谷。当他披荆斩棘杀出重围,粉碎一场场阴谋,潇洒平步青云之时。更为震撼的身世之秘,正等着他去揭开…...展开

《官途本色》章节试读:

火化间围满了人。

电视台记者也跟过来拍摄,只等工作人员准备就绪,便开棺抬尸,进行火化流程。

童家丽和邓母守着棺材,哀容悲泣。

几位副市长则面带疑惑,暗暗张望。

曹部长呢?今天这里就数他的官最大,总得在道别仪式上讲两句,却迟迟不见人。

他们哪会猜到,曹明德一直在身边,只不过,躺在即将打开的棺材里,汗如雨下、心如火烤,肠子都悔青了!

什么叫进退两难?跳出来自投罗网,躲着也迟早现形,难道,大半辈子苦心经营的名誉和地位就要折在这里?

曹明德希望童家丽别只是床上功夫厉害,能及时找到秘书杨风想办法。

可是,就杨风那一根筋不够灵光的脑袋,哪想得出妥善计策保他周全?

黑暗狭小的棺材里,曹明德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甚至,错觉身下的尸体就要活过来,把他拖进地狱。

谁来救救老曹啊!

就在这焦灼一刻。

方子文来到了火化间,趁着周遭人群不注意,踩上凳子,举起烟头,凑向了烟雾感应器。

叮铃!

铃铃…

顿时,天花板的消防喷头被激活,仅一瞬,整个火化间喷洒倾盆,所有人都淋成落汤鸡。

混乱!

惊逃!

仪式被迫中止。

火化间需要整理,邓义明的棺材也将送回厝间擦拭。

浑身滴水的童家丽目瞪口呆,悬起的心终于落下来。

差点没把她逼疯的难题,解决方法竟这么简单,这么直接,又这么粗暴。

可谁又能想到利用消防系统?用一个大阵仗,阻止另一个大阵仗的发生。

再抬眼张望,空荡荡的火化间哪还有方子文的踪影。

片刻后。

厝间里。

童家丽好不容易才诓走邓母,终于把曹明德放了出来。

曹明德惊魂未定,心有余悸,打死也不愿再经历一回。

匆匆穿戴着,也从童家丽口中得知后来的事,包括救命恩人和童家丽的关系、眼下的难处、代为承诺的条件。

曹明德听得眉头皱成了川字。

第一反应,竟是追问童家丽,方子文有没有诸如录像、录音之类拿到什么把柄,再三确认后,才稍稍放下心。

只说了句,“我自有分寸。”

至于是否守约,却没有表态。

假火警闹了个乌龙。待清洁如初,殡仪馆正要回放监控录像找到是谁在搞恶作剧时,市公安局的人突然出现,强行扣押了录像拷贝。

火化仪式重启,方子文趁着厝间没人,悄悄溜了进去。从香炉后拿回手机,拖动进度条粗略一看,预想中的画面都被拍得清清楚楚。

手握致命底牌。

必须沉得住气。

别说曹明德态度模糊,就算事后毁诺耍花招,也有反制之力。

葬礼晦气,自然不必久留。

方子文搭乘小巴回到城里。

刚进小区。

偶遇房东。

房东哭丧着脸,说是被理财软件骗了,买基金亏得一塌糊涂,决定卖房子,方子文只好答应他月底前搬出去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要不是童家丽那档子事,指不定还得失业。

想起这个女人,再看看屋里的居家陈设,追忆愁思涌上心头。

四年前,两人租下了这里。

共筑爱巢,洒满欢声笑语。

再晃眼已分手三年,他也说不清,为什么一直没搬离这个睹物伤心的地方。

今天彻底放下了,被迫退房也如同一个信号,爱恨情仇都将随之划上句号。

“罢了!”

幽幽叹息。

方子文泡了桶面,打开电脑,整理检举信的附加资料。

除了保住饭碗,眼下最重要的事,就是揭发强拆内幕。

不久前。

东江市委、市政府批准了南涪区城中村开发项目。

由宏达地产投资五十亿,打造千亩楼盘城南新村。

市住建局临时组建拆迁办,由当时担任副局长的邓义明负责督办。

岂料。

拆迁办竟与开发商沆瀣一气。

愚弄百姓、谎传政策,蓄意压低补偿款标准,甚至放任违规强拆。

官商勾结,一时间怨声载道。

随着矛盾激化,冲突也不断升级。终于,在一个月前酿成了悲剧。

一名刚参加完高考的男孩挡在挖掘机前,浑身浇满汽油。

不怪他年少冲动,实在是走投无路。

只有豁出生命才能阻止暴行,逼停抢夺家园的强盗行径。

项目经理却在他面前点燃了打火机。

羞辱他。

挑衅他。

天干物燥,打火机不慎掉落在两人脚下,引燃了汽油。

那名经理仓皇躲开,男孩却瞬间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球。

那孩子和爷爷相依为命,老人家就盼着孙儿考上大学。

却惊闻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噩耗,承受不起,撒手人寰。

真真家破人亡!

惹出祸事之后。

市公安局羁押了肇事经理,传讯在场群众做证人笔录。

时任市住建局长的赵如龙雷霆震怒。

顶住上级压力拍案保证,势必彻查拆迁办的渎职行为。

然而,处理结果却是教人大跌眼镜。

秉持正义的赵如龙局长被撤职降级,正处降至副科,被发配到郊县清水衙门。

事件也被定性为寻隙滋事、聚众群殴。被烧死的高中生含冤九泉、死不瞑目。

肇事经理很快被释放,屁事没有。反倒是作为证人的群众们,被拘留了十日。

出来后,打蔫的茄子般不敢再提此事,显然已被恐吓收买,断了上访的念头。

朗朗乾坤。

荒诞如此?

开发商买通的何止住建局?背后,一定有高层领导在操纵。

而罪魁祸首邓义明,却趁机上位,大摇大摆坐上局长宝座。

公道何在?

天理何在?

最近这一个月,方子文暗暗走访城中村的群众,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,收集到不少证词。

他决定整理成检举信,交予纪委监察委。为老百姓讨个公道,也为照顾他的前局长鸣不平。

翌日。

周末。

趁着两天假期,方子文又去了城中村搞暗访。

苦心劝说,好不容易才拿到百名群众的签名。

强拆案极有可能牵扯到某些市里的高层领导,考虑再三,方子文决定,把检举信直接寄到天华省纪委。

为此,抱着赌上一切的决心。

万一没能引起省纪委的重视,反把检举信打回市里,届时将遭受的打击报复,就不是开除那么简单了。

他也想过匿名,以保护自己。

但根据联名资料,很容易就能回溯到他曾经调查过。

故而,索性大大方方地署上自己的名字,实名举报。

“希望这人间…公道尚存!”

转眼。

周一。

领导忙开会,底层聊八卦。方子文则难免忐忑,组织上对他的去留问题也要出结果了。

却是没想到,有不少人专程跑来综合办看他笑话,宽敞的办公大间顿时变成集市戏台。

这些人来自不同科室,无一例外,都是拆迁办的成员,也都是邓义明生前的党羽爪牙。

他们占据了方子文的办公桌,踩在座椅上,举起键盘砸得啪啪响,挑衅十足。

还落井下石,带来个打包的纸箱,涂鸦着「开除滚蛋」的大标语,恶意满满。

方子文刚踏进办公大间,就有人阴阳怪气,出言羞辱。

“姓方的,我们庆祝局里清除毒瘤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顿时。

空气凝固。

剑拔弩张!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