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都市 > 长生几万年,吃口软饭怎么了?

更新时间:2024-02-17 23:42:13

长生几万年,吃口软饭怎么了? 连载中

长生几万年,吃口软饭怎么了?

来源:掌读作者:金屋藏妖分类:都市主角:张孝安,方墨萱

《长生几万年,吃口软饭怎么了?》是一本充满热情的小说,金屋藏妖所描绘的场景和故事会在不经意间给人惊喜,发生在张孝安方墨萱身上的故事让人激动不已,《长生几万年,吃口软饭怎么了?》内容是:【长生】【恋爱】【轻松日常】张孝安这棵活了几万年的老白菜终于被猪拱了,还不止一头猪……还都是有钱人家的姑娘,你说气人不!面对诸位富姐争先恐后,盛情邀请自己去家里吃口热乎的软饭,张孝安深感无奈,无力感直击心头。“各位女士请冷静,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,我张孝安不是一个吃不了软饭的人,可我真的吃不习惯百家饭……”...展开

《长生几万年,吃口软饭怎么了?》章节试读:

张有志的太太太太爷爷是张孝安收养的一名孤儿。

赐给他张姓和一身的血脉,对他视如己出。

教他经商,帮他结婚生子。

经过几百年的发展,张家已经成为了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。

人多,钱多,规矩也多。

尤其是在祭祖这方面。

每年到了张孝安的生辰,无论他身在何处,张有志都要找到他给他磕个响头。

“难得你一直坚持这份孝心。”张孝安摆摆手:“今天磕头就免了,说两句祝福的话吧。”

张有志神色一正,侧过身拱手说道:“云孙张有志,祝老祖早日飞升!”

“借你吉言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车内沉寂半晌后,张孝安问道:“没别的事了吧?没事的话我真该走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张有志欲言又止。

“别吞吞吐吐的,你叫我一声老祖,有事就直说吧。”

“老祖,我听说最近有个富家千金一直在缠着你,嗯……要不要我帮您解决一下?”

妈的!

到底还是让这孙子知道了。

张孝安老脸一红,迅速扭过头看向车窗外:“不用,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。”

“好,我明白了老祖。”

“嗯……我都这么大岁数了,你以后不用总是盯着我的生活,你这样很不礼貌。”张孝安想起和方墨萱的事情就很头疼。

一把年纪还搞出来一段夕阳红恋爱,在后辈面前就很臊得慌。

张孝安轻飘飘不带任何情绪的一句话,却是让张有志当场流出一身的冷汗。

他连忙解释道:“老祖,我不是故意监室您,我只是关心您……”

张孝安抬手打断他的话说道:“我知道你孝顺,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嗯……反正以后不要过多关注我,给我一点自由就好了。”

“是,有志明白了。”

车外。

司机坐在小河边,耳边夹着电话,右手夹着香烟冲电话小声道:

“他们两个在车里聊着呢……明白,我会找个机会验证一下他是不是老爷子的私生子……放心吧仁哥,现在医学鉴定很发达,我知道该怎么办……那就先这样,老爷子叫我了。”

司机挂断电话将手机揣进兜里,走回到车前,看着不知何时消失在车内的张孝安,愣了一下问道:“张先生,他什么时候走的?”

“你和怀仁打完电话了?”张有志面无表情,不答反问道。

“张先生,我……”

“你不用解释,我老了,不中用了。”

司机看着张有志那张平静的面孔,心脏砰砰狂跳,腿肚子都在转筋。

“张先生……”

“开车吧。”张有志坐在座椅上不怒自威,无形当中带给人一股极强的压迫感。

跟刚才在张孝安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比起来,简直判若两人。

……

黄昏时分。

张孝安走在荒郊野路上朝他的住所走去。

张家有个规矩。

就是只有当代的掌舵人才知道张孝安的真实身份。

一代传一代,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。

因此。

张孝安为了能安心修行,几乎从来没有跟张家的人在一起生活过,大部分时间都是孤身一人漂泊在外,以一个年轻人的身份融入进都市的生活中。

而他在三江市的住所位于郊区,是一座远离市区,环境非常一般的普通民房。

也就是他口中所说的小桃源。

张孝安用钥匙打开门上的锁走进院子里。

才几天没回来,院子里已经长满了遍地的杂草。

说来也神奇。

房子只要有人住,十年八年不修都旧不到哪去。

一旦要是没了人住,用不上三年就会变的破败不堪。

“不管到什么时候,家里还是得有人才有人气啊!”张孝安伸个懒腰感叹一句。

好在受老天爷的照拂,最近几天下了两场雨,菜园里的蔬菜不但没有旱死,反而长的更好了。

两间砖瓦房,一片菜园,墙根儿下的水池里还养着一只明末清初时,张孝安从河里面捞出来的绿壳大王八。

这便是张孝安常年居住,且千金不换的小家,也是他心中的世外桃源。

他先是来到水池边和老伙计打了声招呼,然后走进屋里,摘下手腕上的江诗丹顿放在盒子里藏好。

再换上一身廉价的衣服,拿着农具开始在院子里除草,收拾菜园。

就像是个普通人一样,过着很普通的生活。

一直到傍晚。

张孝安将家里家外收拾干净整洁后,从仓库里推出一辆山地自行车,锁好家门朝市区骑去,准备去采购一批生活用品。

……

去往市区大概要骑行十五分钟,路上车也不多,几乎几分钟才能看见一辆。

就在张孝安吹着口哨心情大好时,一台粉色的改装牧马人闯入了他的视线。

张孝安放慢车速,眼神随着牧马人移动。

改装的牧马人他倒是见过,但是改装成粉色的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而且他总感觉这种改装风格很像他认识的一位……熟人。

牧马人车内。

方墨萱戴着蓝牙耳机,一边开车一边和电话里的闺蜜说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追老娘的人那么多,凭什么他把我钓上钩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啊!”

“我俩可是相处了一年多啊!”

“姐冰清玉洁,怎么可能跟他……好吧,我承认我对他有点那个意思,可还没等我出手呢他就消失了啊……放心吧,我会守住底线的……滚蛋吧!你才是老流氓呢,姐不老!”

“等会儿!”

看着挡风玻璃外,那道迎着微风起身猛蹬自行车的身影,方墨萱声音突然变得激动起来:

“我先不跟你说了啊宝贝,我看见那个渣男了,等我撞死他再打给你!”

方墨萱随手将电话扔在后座上,看着已经调头折返的张孝安,咬牙用力一脚将油门踩到底。

“轰!”

发动机飞速旋转发出一声轰鸣,车身如脱了僵的野马顿时冲了出去。

“擦!这都能碰上!”

张孝安知道方墨萱一直在找他,但从没想过会在这种地方碰上。

他心里慌得一批,完全失去了往日那种特立独行的风采。

他嘴里骂出去一句脏话,像丧家犬一样猛蹬自行车疯狂逃窜,两个车圈都快被他蹬冒烟了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

听着越来越近的发动机咆哮声。

张孝安当即跳下自行车,转过身不顾形象的双膝一弯跪在地上,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冲牧马人大喊一声:“萱姐,我错了,对不起!!!”

“吱!”

方墨萱猛地一踩刹车,牧马人向前滑行数米,轮胎摩擦地面使空气中泛起一阵焦糊味儿。

当牧马人停下来时,车灯离撞上张孝安的脸就差二寸!

“呼……”

张孝安松了一口气,心里暗道一声好险,差点就把牧马人给撞报废了……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