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都市 > 女儿被害,精神病的我杀疯了!

更新时间:2024-02-17 23:42:33

女儿被害,精神病的我杀疯了! 已完结

女儿被害,精神病的我杀疯了!

来源:阅文作者:狼牙土豆折耳根分类:都市主角:陆执,周梦玲

《女儿被害,精神病的我杀疯了!》是很有深度的一部小说,狼牙土豆折耳根文笔优美,陆执周梦玲个性突出,整篇故事读下来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,下面为大家介绍《女儿被害,精神病的我杀疯了!》内容:陆执刚步入中年,就遭遇失业,离婚,父母双亡……在一系列的打击下,陆执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。只有女儿对陆执不离不弃,一直陪伴陆执、安慰陆执、鼓励陆执。女儿成为了陆执唯一的光。然而,这一天,前妻打电话:“女儿……出事了。”这一刻,陆执彻底疯了!...展开

《女儿被害,精神病的我杀疯了!》章节试读:

“小念……”

陆执透过病房铁门上那扇小小的窗户,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走廊。

陆念走了,他的世界又变成了灰色。

失落,伤心,愧疚……

各种负面情绪,如潮水般将陆执淹没。

陆执不知是梦境,还是幻觉,恍惚之间,他又看到了陆念。

不过,陆念正被一群年轻男女围在中间。

陆执看不清这些年轻男女的脸,只看见这些年轻男女满身名牌,家庭条件估计都很不错。

但此时,这些年轻男女却对着陆念拳打脚踢,嘴里还骂骂咧咧:

“贱人,装什么啊?”

“臭表子,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清纯,很高尚啊?”

“呸!给脸不要脸的贱货!”

“你成绩好有什么用啊?还不是我们的玩具!”

“呵呵,成绩好,长得漂亮,身材也好,脾气还火爆,我喜欢!”

“快,把陆念这个贱货的衣服扒了,嘿嘿嘿……”

陆执看得目眦欲裂。

他的女儿,怎能被这样欺负,怎能被这样凌辱!

“猪狗不如的畜生,滚开!”

陆执怒吼着冲了过去。

但下一瞬,陆执眼前又是冰冷的精神病房。

“是梦吗?”

陆执喘着粗气,确定刚才只是梦境。

但,陆执还是不放心,向门外的护士提出申请,想要打个电话。

这是合理的请求,护士同意了陆执的申请。

“喂。”

陆执拨通了电话。

“你有什么事?”

电话那头传来冷漠的女声。

正是陆念的母亲,陆执的前妻——周梦玲。

离婚前几年,周梦玲就对陆执这么冷漠了,所以陆执也是习惯了。

再说他给周梦玲打电话,也只是想知道陆念的情况,因此陆执并没说别的,只是问道:

“小念到家了吗?”

周梦玲看了看陆念的卧室,压低声音道:

“小念到家了,正在房间里学习呢!”

陆执稍微松了口气:

“那就好!对了,你最近一定要照顾好小念,保护好小念,不要让小念……”

“我知道!”

周梦玲冷冰冰地打断了陆执的话:

“我还不需要你来提醒我怎么照顾女儿,保护女儿!”

说罢,周梦玲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陆执眉头紧锁,虽然周梦玲对他态度冷淡,但对女儿却是体贴入微,按理来说,陆执现在应该放下心来。

可不知为何,陆执总是觉得不安。

随着时间流逝,夜晚到来,这种不安越来越剧烈。

当夜,陆执又做了那个噩梦——

女儿陆念被一群富二代欺负羞辱。

陆执再次惊醒,给周梦玲打去电话,可这一次,周梦玲没有接电话。

接下来几天,周梦玲都没有接电话。

陆执开始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,痛苦的过去,在脑海中闪现的频率,也是越来越高,女儿被欺辱的幻象,更是时不时就出现在眼前。

陆执心里渐渐生出一个念头——

离开精神病院,去找陆念!

陆执有这样做的能力!

早在两年半以前,确诊重度抑郁症合并精神分裂症后没多久,陆执就发现自己体内多出一股神秘的力量。

这股力量很强,可以让陆执一脚将精神病院的铁门踢穿。

但这股力量难以掌握,并且有时候会变得很小,甚至是消失。

上次四个女护士两个男护士按着他,想强制给他注射镇定剂,他的这股神秘力量就衰弱到了极点。

要不然,别说四女两男,就算再多十倍的人,也压制不住他!

陆执之所以没有在这股力量强盛的时候,闯出精神病院,是有两个原因。

一是因为他答应了陆念,要在精神病院好好接受治疗。

二是因为他过去几十年都是软弱的性格。

他没有十足的勇气离开精神病院,去面对这个残酷而灰暗的世界。

但现在。

他真的很担心陆念。

对陆念的担心,就像是一把火,在他体内熊熊燃烧,不断焚烧着他的软弱和怯懦。

同时,陆执也生出一种直觉。

体内那股力量,在逐渐趋于稳定。

当他将软弱和怯懦烧成灰烬,这股力量就不会再忽强忽弱!

“小念……”

陆执眼前再次闪烁幻象——

陆念被那群穿着名牌的男女,打得浑身是血,奄奄一息。

尽管如此,那群男女还不准备放过陆念!

陆执怒发冲冠,刚想要冲过去,将这群杂碎全部杀了,耳畔却响起“砰砰砰”的敲门声。

“又是幻觉吗?”

陆执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看向门外。

护士说道:“91号病人,有你的电话。”

我的电话?

陆执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父母已经去世,亲戚全都疏远他,朋友倒是有两三个,但也只是偶尔来看看他,从没有给他打过电话。

那会是谁?

周梦玲?

陆执下意识想到了前妻。

可前妻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,怎会给自己打电话?

小念!

难道是小念出事了?

陆执心脏狂跳,飞也似的冲到了病房门口,一把抢过了电话:

“小念,是不是小念出事了?”

电话那头正是周梦玲。

此刻周梦玲也来不及去想,陆执这个精神病怎么会知道小念出事了。

周梦玲只哭着说道:

“小念……小念……”

“小念出什么事了?”

陆执像是疯了,大声地吼道。

“小念……”

周梦玲哭得更厉害了:

“小念昨天一直没回家,我找了她一夜,最终在一个桥洞下找到了她。”

“她倒在血泊中,浑身都是伤。”

“我把她送到第一医院后,她直接就进了ICU抢救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么!”陆执追问道。

“但是刚才医生说……小念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小很小,不足千分之一!”

轰!

陆执的脑袋,瞬间就像爆炸开来。

过去几十年的软弱、无能、胆怯,在这一刻,被无尽的怒火焚烧成灰!

陆执砰的一声丢掉了电话。

再抬起头来的时候,像是变了个人!

旁边的护士被吓了一跳,眼前这个男人,真是那个平时唯唯诺诺,胆怯懦弱的91号病人吗?

护士这么一个恍惚,陆执就已经到了走廊的尽头。

护士霎时清醒过来,大喊道:

“来人,快来人,91号病人要逃跑,快抓住他!”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